第602章 江尘被困

小说: 三界独尊 作者: 犁天 更新时间:2015-02-23 01:21:49 字数:3340 阅读进度:603/2400

江尘知道,这丹霄古派的每一个布置,应该都是有严密安排的。

从幻波山外围的阵法开始,一层一层,环环相扣,几乎是没有任何破绽,如果这中间任何一环断裂,都到达不了这里。

而自己能够到达这里,确实是综合了许许多多的因素。

“祖师崖的祖师石雕下面,灵力逸动,你却没有去动它们。这说明你并非贪婪之人。一旦你被那逸动的灵力诱惑,以为下面埋藏着什么宝藏,却不顾祖师圣地,去动祖师石雕的话……就算不被上面的禁制杀死,下来之后,也会被九宫阵法卷入死地绝地。”

江尘闻言,这才恍然大悟,他之前也隐隐有些猜测。

现在听到这番话,才知道自己没去动那祖师石雕,是多么明智。

换做其他人,看到那般浓郁的灵力,要战胜贪念,的确不容易。也正是因为江尘无欲则刚,心怀敬畏,没有去动那祖师石雕,所以才没有惹祸上身。

江尘不得不佩服,这丹霄古派一环练着一环,的确设计的非常巧妙。

先是将自己送到那十万衣冠冢,给自己强大的心理震撼。

然后是这道山壁上的激扬文字,进一步冲击自己的心理。

如果是一个心术不正之辈,即便看了这些之后,到了祖师石雕那里,看到有好处可挖,也一定不会心慈手软。

而如果是一个稍有正义感的人,受到那十万衣冠冢和那山壁上文字的影响,对丹霄古派多少会怀有一种崇敬心理。从而不忍去动丹霄古派的祖师圣地。

不得不说,这般安排,不但洞彻人性,更是将人性全盘考虑设计在内。

一旦是个心术不正的人,根本不可能得到丹霄古派的认可。

而如果是一个仁厚之辈,则就会像江尘一样,被送到九宫阵当中唯一的生门里头。

那道声音过后,洞府便悄无声息。

江尘感应了一下,发现这洞府四周应该没有什么禁制危险,这才往里边走去。

从外面看,觉得这洞府不大。

但是转个弯之后,绕过几条廊道之后,却发现这洞府真是别有洞天。一层接着一层,竟有一种绵延不绝之感。

江尘走过了洞府的前厅,却来到一个藏书阁一样的地方。这阁有三层,摆满了各种古籍。

而一排排的书架,竟然是一尘不染,仿佛无尽的岁月根本没有在这洞府中留下任何痕迹。

江尘知道,这洞府应该有特殊的保护。

一条简单的书桌上,摆着文房四宝,一根古朴的毛笔放在边上,连上面的墨水似乎都还没干。

而这毛笔边上,则摆着一方龙尾砚,里边还有墨水。

似乎,就在刚刚不久,此间主人还在这里写着什么。而此刻正好恰逢有事出去了一般。

江尘不可思议地看着这尚未风干的笔墨,一时间,倒是有些呆住了。

这上古时代一直到现在,多少年的岁月过去了,这笔墨竟然都没有风干,看来此间主人,在这洞府上,的确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啊。

江尘不由得好奇,走到那书桌前,朝那书写的卷轴上看去。

“我辈宗门,食天地灵力,享众生敬仰。域外强敌入侵,当立死志,强力迎击,保护家园,虽九死而不悔……”

这卷轴上的字不多,但字字激扬,给人一种一往无前的气势。

江尘猜测,写下这几个字的人,应该也是面临决断,即将出发之际,才写下这几个字,应该都还没有写完,就已经离开了。

江尘看了看,也没有发现什么域外强敌的具体线索。

不过这些都是上古时代的旧事,想想现在神渊大陆依旧是好好的,应该那域外之地,并没有统治神渊大陆。

江尘不是那种替古人操心的人,他其实更想知道这神渊大陆的来历。他想知道,这神渊大陆到底和前世有没有一些牵连。

这丹霄古派来自上古,也许真的能找到一些线索也不一定。

江尘坐在那椅子上,从案头取了一些卷轴过来。这些卷轴,显然都是此间主人平时的一些札记。

江尘看了一阵,心中暗暗惊奇。

这札记上,竟然说一旦进入这丹霄古派的核心区域,想要出去,就必须掌握整个丹霄古派的阵法机要。

因为,丹霄古派的封山大阵,注定只能从外进入。想要从里出去,就必须掌控整个封山阵法。

而这封山阵法,大大小小起码有上百个阵法组成。

江尘整个人都凌乱了,捧着那札记怔怔发呆。

要掌控整个丹霄古派的阵法,这得何年何月才行?

首先的一点,这札记里隐隐就提到,最差最差,要想掌控整个峰山大阵,至少得是圣境修为。

也就是说,达不到圣境,根本没有任何资格尝试。

而从这札记里透露的意思,圣境在丹霄古派中,顶多也算是入门级别的修为,似乎是大路货。

江尘不由得苦笑:“上古宗门毕竟是上古宗门啊。就算是上八域的一品宗门,圣境也算得上是中坚力量啊。在丹霄古派,竟然只是刚刚入门?难道上古时代的宗门,都那么变态?”

江尘脑子里尽管充满疑问,但也并不算太吃惊。

前世诸天位面,封号大帝连入门都算不上。

而在这札记里,帝级的修为,似乎才是丹霄古派的中间力量。

而这札记的主人,显然是超越了帝级的存在。

“此间主人虽然只字未提自己的修为,但毫无疑问,肯定是超越了帝级的存在。在诸天位面,超越帝级,才能破碎虚空,才有资格进入诸天位面。获得天道承认,成为天位级别的强者。”

江尘联系前世的记忆,猜测此间主人,至少应该也是一个天位强者。

想到这里,江尘对这神渊大陆的上古时代,倒是有些好奇了。

从这札记里,此间主人也提到了一些神渊大陆的秘闻,也提到了一些宗门的名字。

似乎,丹霄古派在整个神渊大陆,也并不算是最顶尖的上古宗门。

在那个辉煌的时代,宗门无数,万族林立,是一个真正的大时代。

只是,这些宗门的名字,到如今的神渊大陆历史上,却是没有一点记载。仿佛,上古那段历史,直接被抽离了一样。

至少,江尘在万象疆域的没有看到任何记载。

江尘将案头上这些札记,一份份都仔细翻过,脑子里倒是多了许多上古轶闻。只是,这些上古轶闻,在如今的神渊大陆,似乎根本没有什么用。

江尘现在更关心的是怎么出去的问题。

他可不希望自己被困这里几百年。几百年后,就算自己炼化了此间阵法,掌控了整个封山大阵,出去之后,估计也是人事全非了。

“不行,一定要出去,必须要出去。”

江尘并不是沉不住气的人。可是外面的局势,却让得他根本无法在这里逗留太久。

父亲远走上八域,江尘一直牵挂,自己如果在这里困个几百年,出去之后,哪怕父亲没有遇到任何危险,几百年后也可能阳寿燃尽了。

而手下的人,都在丹乾宫,以江尘的眼光看万象疆域的局势,不出十年,毕竟出现动荡。

三星宗勾结九阳天宗,绝对是个祸害。一旦爆发,绝对会引起整个万象疆域大洗牌。

以九阳天宗的霸道,一旦遇到反抗,血洗丹乾宫都是有可能的。

而从丁桐嘴里,江尘还知道自己得罪了九阳天宗年轻一辈的三号天才雍行云。

那可是一个冲击皇境的变态。

一旦这家伙因为丁桐的死杀到万象疆域,那绝对是血流成河的局面。

自己在丹乾宫洞府布置的阵法虽然厉害,顶多也就是防备一下圣境巅峰强者。对于半步皇境的强者,就算有些棘手,但若一个半步皇境的强者铁了心要破阵,花些时间,也能轰破!

毕竟,那九门焚天阵只发挥了五六成的功力。

江尘那时候资源有限,元灵石短缺。就那五六成的阵法,还是靠各种坑蒙拐骗赢来的。

这一次幻波山之行,自己倒是赢了几十万的元灵石,本来可以回去完善阵法的。

可是,现在却被困在了这丹霄古派内。

远赴上八域的父亲;在丹乾宫等自己回去的随从;百世同心咒虽然得到控制,但随时有可能出现意外的篁儿;还有答应凌壁儿师姐救治她父亲……

这种种牵挂,让得江尘出去的心情极为迫切。

不过,他也知道,以自己现在的实力,想靠强硬手段破开以阵法见长的上古阵法,这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所以,不管他愿不愿意,他必须接受这个现实。

修炼,学习阵法,掌控丹霄古派的阵法,才能离开此地。

学习阵法,江尘相信自己绝对是没有问题的。问题在于,要学习丹霄古派的阵法,必须先到达圣境修为。

以江尘现在元境五重的修为,无疑是需要不少时间的。

好在,这洞府灵力充裕,远胜丹乾宫,对于江尘来说,如果不考虑到外面的情况,这地方倒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。